七點半的鬧鐘響了,早上八點的課,我沒有醒來。

我把鬧鐘關掉,停下手邊可笑的爛作業,快步跑進浴室開始洗澡。

都忘了剛剛在做深蹲,跑兩步腳就沒力了,還差點跌進浴室裡。

我喜歡在半夜做事,在半夜運動,在半夜把音樂放的大聲。

Dcard水杯超級可愛!!

今天是星期四,是我的專題小組定期討論的日子,早上八點是音樂欣賞類型的課程。

老師自己說了,她知道大家都是衝著這門課是個營養學分來上課。

說來可笑,這門課其實是我最認真上的課之一,我喜歡的課,沒有一門是專業科目。

坐在我旁邊的同學都在嘻笑、拿著自己的電腦做自己的事。

他們也都沒有睡覺,他們是我的專題組員。

自從三個多月前確認專題團隊後,我們在學校就都是一起出現了。

享受完影片播放交響樂團演奏星際大戰與神鬼奇航主題曲後,我發現我已經餓得發慌。

下課後,利用翹掉的這節專業課程,我們去了學校內的吐司店買了吐司來吃,吃完趕緊跑去寫下一堂課就要交的作業。

我們都用奇蹟似地短的時間完成了作業,因為學校在教的,早在幾年前就是我的專業,我賺錢的工具了。組員們也跟我差不了多少,至少不會的也被我們教會了。

進到教室,看到沒有人在做事,沒有教授,助教也不知道在幹嘛。

整堂課我們就在下載檔案,下載完開起來就下課了。

心裡沒有一點的情緒,看習慣了,但就是這樣的教學品質,讓我越來越瞧不起學校,也讓我越來越喜歡用戲謔的語氣來跟學校的人說話。

心裡明明知道這是很不成熟的、很幼稚的。但也許,這是我對學校的失望與憤怒情緒的一種表現吧。

離開教室,專題成員五人到齊一起去吃午餐,組員開始抱怨自己需要休息,當時的我沒有聽進去。

在等待餐點的時候,我就趴在桌上睡了過去。

在自己的體力透支的時候,平常覺得非常不舒服的趴睡,現在卻覺得像是獨自舒服地在雙人床上睡了一場好覺一樣。

一聲桌面的撞擊聲把我叫了起來,是我的餐點到了。

隨隨便便吃了幾個鍋貼水餃後,我們開始前往跟學校拜託借到的教室。

在路上我買了一瓶RedBull,在這麼炎熱的天氣,握著冰涼的鋁罐,拉開拉環,啪滋的一響,伴隨著流出來的冰涼的能量飲料氣泡。

我趕緊把溢出的泡沫吸入口中,再大飲一口。

我跟大家說,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飲料。

下午兩點鐘,走進教室,我們開始準備討論。打開Youtube的Hangout直播來錄影,再開啟最近流行的Hackmd來做會議記錄。

我們都以各自說明自己一個禮拜以來做了哪些事,遇到了什麼問題來做開場,再開始當週的議程。

這樣的定期會議已經實施了3個月了,每次的會議平均會花掉5個小時,我想這應該算是一個很長的時間,雖然看得到大家的疲態,但是大家每次都還是非常專注的討論完每次的議題。

在這個會議裡,沒有廢話,也不需要說好話。每個人都把自己最直接真實的想法講出來給大家聽。

看不慣從小到大在學校裡大家討論事情漫無目的的討論方式,我把我自己的溝通方式帶到這個團隊裡。

其實今天我有一個重要的想法要跟大家分享,但是我想先處理完其他的議題。

我們開始討論處理各種課業上的問題、作業,或是專題上的一些小問題。

處理完各種事情後,我用沈重的語氣跟團隊說,我想要把專題商業化。

我認真的跟團員說明我們要如何盈利,我們要如何行銷,我們需要投資。

這是今天我最想說的事情,把風險跟要面臨的壓力都說了一遍,氣氛頓時凝重了起來。

有人說聽了都感覺到壓力,都胃痛了。

一陣沈思之後,大家開始提出自己的想法,只有一個人同意我提出的作法,其他人都持反對意見。

家人會反對 、時間不夠、風險太大,一切都是合理可預期的答案,所以我也只能尊重大家的想法。

有人說沒有人可以一次創業就成功的,我們什麼經驗都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要成功,不太可能。

我聽了只是點點頭,覺得合理。

直到半夜三點半還在這寫著這篇文章的我,都還在想著,我是不是應該說服他們?尊重大家的意見,是不是只是我繼續停留的藉口?

身為團隊主導者的我,是不是該帶著大家走到原來到不了的地方?

即使覺得大家的意見都很有道理,但心裡更大的聲音是:「我好想跨出這一步」。

我們最終的決定是用保守的方式開發我們的產品,最小化我們的成本,不做額外的花費,沒有行銷,沒有壓力,沒有風險。

感覺才講了幾句話,一看時間才認知到已經下午六點了,我與另外兩個組員開始趕工七點的速寫課作業。

速寫課是我們三個選的外系的選修課,又是一門我熱愛的課程。

畫完了兩三張手的速寫當作業後,我們匆忙的跑到樓下的7-11隨便買了點小東西當晚餐。

此時此刻大家都已經筋疲力盡了。

會議結束後我的心裡一直有一種莫名的感受,我覺得我們前進了,但是明明我們只是花了一個下午決定了要按照原訂計畫進行,什麼改變都沒有,卻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好像前進了。

吃完了一個漢堡,我還是很餓,買了一條巧克力啃著就進教室了。

這是第三次上速寫課,每次上課我都覺得我畫了十二張狗屎就交出去了,但是今天我覺得我進步了。

上次畫六分鐘畫不出來的東西,這次五分鐘畫出來了,雖然還是醜,但是比例變正確了。

可能是那瓶RedBull的關係,雖然身體感到疲累,但精神依然還能很專注,專注在我的每張畫上。

朋友受不了了,生氣了,體力透支了,差點就看到他在教室把紙撕了。

他說,中午的時候他告訴我他累了需要讓他休息,但是我沒有。

他說,我沒有認真聽他說話。

沒錯,我沒有認真地聽他說話,我好像一直以來也是如此,沒有辦法好好地聽每個人說的話,或是沒有好好地聽他們沒有說出來的話。

晚上九點,今天結束了。

我戴著耳機聽著棉花糖的電子音樂坐捷運回家,回家繼續做那可笑的爛作業。

做完已經晚上十二點了,又去附近的麥當勞吃點東西,補充一點能量,希望能多長些肉。

回到家的我知道已經該睡了,因為已經一點了,但是我想要寫一篇文章,讓我多寫過一篇文章。

四點了。該睡了,四個小時後又要上課了。該結束這典型的一天禮拜四了。


真的有人會看這篇又長又沒有重點的日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