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玩這款之前就已經看到負評大爆炸的消息,但我故意不去看任何評論把它玩完。

其實玩到一半就已經大概知道為什麼大家這麼恨這款續作了。

I get it.

為什麼一開場就給了陪了我們二十小時的 Joel 一計揮桿爆頭?《最後生還者 2》的主角怎麼好像變成 Abby 了?為什麼 Joel 被殺這個事情好像慢慢被合理化了?

But wait,

有這些想法不都是因為自己先玩了《最後生還者》然後先入為主地給了續集預設立場的結果嗎?

頑皮狗可從來沒說過這款遊戲的主角會跟一代一樣是 Ellie 跟 Joel 啊!

故事沒照玩家想像的方向發展難道就代表故事不好嗎?

平心而論,《最後生還者 2》比較像是在一代遊戲性上稍微擴充的超大故事擴充包。

頑皮狗這次不但沒有把一直以來最拿手的電影級動畫搞砸,反而還大大升級了角色互動的部分。

即使已經玩過一代十幾小時,但每次再看到那些超高水準的遊戲、動畫無縫接軌,都依然讓我目瞪口呆。

如果能有時間一次玩到完,這對我來說就是一場 25 小時的精彩動畫互動電影。

二代不但承襲了超高水準動畫傳統,在角色互動上的處理能力還提升了。

從不同武器揮舞的重量感、Ellie 每次拿起吉他的力矩表現,到每次角色的親密接觸、Dina 與 Ellie 親吻時,雙脣互相撥動、摩擦的感覺,都表現地淋漓盡致。

這些微妙地進步,都讓你能更加地進入這個末日後的世界。

但當然,這也不是一款無可挑剔的遊戲。

遊戲中出現的無聊障礙物已經多到我玩得很累,但重點還不是多或累,是太無聊了!

偶爾出現的動動腦關卡除了大部分都很無腦外,還把劇情節奏卡到像有點壞掉了。

大部分的情況都是:發現路被障礙物擋住了,你要四處看一看哪裡有地方可以爬,然後再爬出去就解開了。

然後有些地方是,好像要你動一下腦,但最後都發現簡單到我懷疑製作人是不是把玩家都當智障了…

不斷出現這兩種障礙物,導致我到後面有一處卡住時,我只是單純懷疑我少看了什麼物品或對話,完全不會激起一點解謎的慾望。

而這個地方就是 Abby 跟 Mel 要從一個造船廠裡面出去,看到上面有個出口但不知道要怎麼過去,地上有個梯子跟繩子。

我搞了很久才知道要同時把繩子掛上去跟梯子擺好才能過去,解開的時候我的感想只有:「喔,所以勒?」。

再來就是不時會出現的六位數字保險箱,千篇一律都是附近會有個地方可以撿到一張紙條,上面就寫了六位數的密碼,只要找到那張紙條密碼就解開了。

天哪!六位數密碼可以在解謎上有多大的發揮呀,結果竟然整個遊戲都只是走來走去撿一撿就解開了。

最後就是這個遊戲的遊戲性太單一了,角色的玩法成長不足以填滿整個故事長度。

潛行、擊殺、槍戰就是百分之九十的遊戲內容,而且變化不大,這是從一代就有的毛病。

真的少數幾個讓我覺得刺激的地方就是第一次遇到會噴毒氣的小胖子;逃離殘疤大本營島上時騎馬槍戰;

還有最刺激的,Abby 去醫院地下停車場拿醫療用品時遇到的聚合大胖子,打一打還分成兩隻,看到時真的覺得帥爆了。

這也是唯一一場玩到真的感覺到心臟猛跳的戰鬥。

但撇除了這些小毛病後,

《最後生還者 2》就如同一代給我的感受一樣,用第一人稱(我知道這是第三人稱射擊遊戲但我要說的是第一人稱,你懂的。)的角度去深刻體會主角身上的故事;

從重大的劇情轉折,到細微的,每一句小小的對話。

一代是 Joel 如何從無法忘卻失去女兒的傷痛,不願接受護送 Ellie,到不惜與全世界為敵也要守護她生命的過程。

二代則是用更全面的角度、用不同的角色,去詮釋與介紹在這個故事背景下的末日世界,以及每一個人的傷痛。

我依然記得一代當 Ellie 要 Joel 發誓對於螢火蟲他所的事都是真的時,Joel 停了兩秒,回答道「I swear.」,這個沉重的謊言讓當時醞釀了十幾個小時的我眼淚忍不住不停地流下來。

而這樣的時刻在二代更是不斷地出現,而且是更真實、更複雜的情感。在 Joel 在 Ellie 前被活活打死時;Abby 發現 Owen 跟 Mel 被殺時;Ellie 發現自己殺了懷孕的 Mel 時;每次 Ellie 想到與 Joel 過往的回憶時,還有更多、更多。

比起初代,二代更像是在痛苦時代,我們人生的真實寫照;沒有是非對錯,沒有正義,每個人追逐著自己悔恨與慾望,然而現實只逼著你一一放下。

它不是一個美麗浪漫的故事,但它就是故事,沒有對錯好壞,只要細細品嘗就好。


我必須要承認 Ellie 的角色曲線似乎被塑造的像是經過了這麼多事都沒有在成長一樣,一心只有復仇,而把曾經陪伴了我們的主角 Joel 當高爾夫球打的 Abby 才像是一個主角一樣經歷了不同的磨難,產生了思想上的變化。
這樣的安排的確還蠻令人難受的。

但如果,《最後生還者 2》是初代,主角是 Abby;而《最後生還者》才是續集,這樣大家是不是就會把這兩部都當神作在看了呢?

有人說《最後生還者 2》是一個蹭一代熱度的作品,但我反而覺得如果這款遊戲被安排成大家都愛看的 Happy Ending,那這款遊戲才會真正變成沒有挑戰性、沒有創作者靈魂的乏味商業續作。